論台灣和美國的新創教育差異

台大創創學程與YC Startup School的對比

Hi大家好我是LivingOS Team的Elaine!

若有收聽LivingOS Podcast的人,或許會對我比較熟悉。

若還沒體驗過Charlene本人聲音鞭策的人,歡迎你收聽我們的節目喔

我目前就讀於台灣大學物理治療學系四年級,除了喜愛本身主修的物治專業外,我也對跨領域合作的新創產業很有興趣。因為我認為,現在不僅需要精通單一領域的專業人才,更要聚斂各項專業的智慧,方能實踐多元關懷的社會價值。

由於Charlene總是樂於讓團隊中的每個人,根據自己的興趣來設定自我挑戰的目標,我便在某次開會時,跟她說了我對新創有興趣。之後,她立刻將YC Startup School的線上課程資源與我分享。上了幾堂課後,我就興奮地和Charlene說:「這跟我以前學的startup很不一樣!」也因此促成了這篇文章的誕生。


今天就讓我來和大家分享,大一時因興趣使然在臺灣大學接觸過的創新創業學程,以及近日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線上YC Startup School,兩種截然不同的新創教育思維模式。

臺大創創學程

「用力創業,專注創造產品價值」

因近年台灣新創產業崛起,臺大設立了創新創業中心,旨在培育校園中的新創人才。故其致力於打造一個有完整創業生態的服務平台,不定期舉辦創業創意活動、設計思考工作坊,藉此促進新創社群整合。

因此,創創中心推出了「企業垂直加速器」與「台大車庫孵化器」兩大計畫。前者適合已具備產品的團隊,透過與企業直接合作來驗證客戶需求大小,使該新創團隊更清楚商業策略該如何佈局。後者則是協助資源較少、仍處與發想階段的團隊,將點子聚焦,快速開發出產品雛型,並使用質性、量化等不同的測試工具,進行產品痛點驗證。

猶記得我大一那年,因選修了「新世代創新創業的機會與挑戰」這堂課,第一次進入新創領域。授課老師在臺上侃侃而談矽谷的獨角獸、各種分析工具與模型,以及公司的商業策略該如何因應環境而制定;身旁眾人秉持著「快速成長,衝撞未來」的信念埋頭創業,期待心中閃閃發亮的產品發表的那天到來。

一切對一個醫學院新鮮人而言,實在是難以言喻的興奮。

YC Startup School線上課程

「當你面面俱到時,就趕緊出發,為世界帶來正面影響吧!」

很感謝Charlene與我分享了曾孕育了Dropbox、Airbnb、Reddit等熱門新創公司的矽谷知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,其所開設的YC Startup School線上課程的資源。這裡設有專為新創公司種子期的種子輪投資,而其年投資回報率更是高達40%

相較於台大創創學程是專為學生設計,內容和觀念傳達可能都還在前置階段;YC Startup School則是專注在已創業並有Traction的公司,透過多方媒合投資人、導師與新創人才,建立高價值的社交網絡。而這一堂由 YC Partner Kat Mañalac授課的How to Launch (Again and Again)即帶給了我很大省思。

Launching isn’t one moment in time.

大家總是在努力向前推進,希望做出自己心目中最棒的產品或服務,但多數人卻也在這過程中迷失了自我。就像許多新創公司所遇到的瓶頸:市場需求不高、資金問題、無法依靠早期產品來支撐整個公司長期營運、技術尚未成熟、業務成長不佳、銷售通路零售商瓜分過多利潤等,這些致命傷使其即便募集了大筆資金卻仍面臨倒閉的危機。舉例而言,融資金額高達4000 萬美元的Homejoy家政平台,因其與員工的法律糾紛導致後續融資困難。又因其擴張速度過快,來不及獲取資金而使最後只走了短短三年就宣告破產。

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說道:「商業創新是為了滿足,社會企業要透過商業的手段,解決社會問題;而社會創新講求的是一種集體(colletive),強調的是一種利害人(stakeholder)關係。不管是一般人、企業,不同機構、角色都一起被涵納進來找尋找解方。」新創產業的失敗率非常高,但即便第一次失敗了,也該修正後、精進自己和團隊,並再一次(或第一百次)捲土重來,因為這正是世界前進的動能!

我認為,新創是一趟從心出發的旅程,若在途中遺失了初衷,將會淪為一場沒有目的的出發。希望正在閱讀文章的你,也回頭看一看,自己是否正在實踐當年用心描繪的未來藍圖呢?若築夢途中不甚理想,也歡迎來信與我們分享你的困境。
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歡迎你訂閱LivingOS的Weekly Newsletter

Free Newsletter For You